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时事新闻
文化
养生
奇闻
我要投稿
苏东坡一生怪梦多 为龙王作诗惹怒火
2016-12-15 15:50:44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74次 评论:0


苏东坡一生做了不少梦境,他亦提笔写下。(网络图片)

苏东坡做了许多怪梦,这些梦境可揭示他的心理与情绪,以下略述三则。

梦中人助退虎,道人上门讨赏

苏东坡主政扬州时,做过一个怪梦:他孤身一人进入深山老林,与一头猛虎狭路相逢。正当他惊吓不已、惶恐无助的时候,一位身着紫袍、头戴黄冠的道士突然现身,挥动广袖,隔在中间。只听道士一声断喝,猛虎落荒而逃。

第二天,州府衙门来了一位道士,说是拜访知州大人。刚落座,他就直奔主题:“昨晚,苏大人一定担惊受怕了吧?”道士的提醒颇显突兀,苏东坡初始疑惑,转念一想,明白过来,立刻瞋目呵斥:“何方妖道,竟敢作法吓人!本当于座间拿下,痛打一百大板,念你初犯,暂且宽饶。”

道士凭借法术竟然能够定点入侵别人的梦境,比GPS定位还准,想想都可怕。他满以为苏东坡好对付,孰料登门讨赏不成,险些挨打。棒喝之下,道士神情沮丧,赶紧溜之大吉。

梦中入海见龙王,祝融入诗起祸端

儋耳并不是一个宜居的地方,在茅庐里做梦,也未必全是美梦。某日,苏东坡喝醉了,梦见一个鱼头鬼身的怪物跃出海面,跳上岸来,疾步而驰,迅若奔马。进了茅庐,怪物居然礼貌端整,用恭敬的语气说话:“广利王请苏学士赴会。”苏东坡身穿布衣,脚蹬草鞋,头戴黄冠,紧随怪物步入大海,海水中分,无点滴湿衣,沿途只能闻见风雷灌耳。

过了好一阵子,眼前豁然敞亮,他已经置身于一座水晶宫殿里,夜明珠、犀角、玉璧、珊瑚、琥珀,触目皆是,应有尽有,令人眼花缭乱。广利王威风凛凛,腰悬宝剑,头戴玉冕,身穿衮服,身后挺立着两个威武的侍从。苏东坡不卑不亢,未屈膝行礼,仅拱手而言:“海上逐客,幸获大王邀请。”广利王的神情倒也温和,稍稍颔首,叫人上茶。

顷刻间,东华真人、南溟夫人亦来殿中作陪,他们拿出一丈多长的鲛绡,请苏学士题诗。于是苏东坡即兴赋诗一首:“天地虽虚廓,惟海为最大。圣王皆祀事,位尊河伯拜。祝融为异号,恍惚聚百怪。二气变流光,万里风云快。……若得明月珠,可偿逐客债。”一挥而就,无须修改,他将新诗进献给广利王。各位仙人传阅,赞不绝口,只有旁边一位鳖相公将眉头皱成“川”字,给广利王喂“药”:“客人明知水火不相容,却不肯避讳,诗中提及与我们势不两立的火神‘祝融’,客人这样做,无异于拿老鼠尿当眼药水。”广利王的耳根子软若葱管,经不起挑拨,原本晴朗的脸庞霎时乌云密布。苏东坡冰雪聪明,见势不妙,赶紧告退,心里头不禁暗骂一声:“到处都有这种鳖相公使坏!”苏东坡借梦说事,给心术不正的奸臣取了个“鳖相公”的绰号,如吕惠卿、章敦、赵挺之、蔡京之流,皆属此辈中人,这样的讽刺可谓辛辣之至。

韩琦入梦有意涵,苏东坡悲喜交加

在天涯海角,苏东坡从未丧失过北归的信念。一天夜里,他梦见自己登上了合江楼,弥望的全是溶溶月色,韩魏公(韩琦)乘仙鹤从天际飞来,告诉他:“你已受命与我同管大曹,我先来传个口信,近期你就能重返中原,苦日子快要熬到头了。”此梦透露出两个重要资讯:一是苏东坡即将结束贬谪生涯,北归可期;二是他寿数将尽,来日无几。此梦好坏参半,苏东坡援笔记录下来,不免悲欣交集。

有人说,梦境与现实具有某种神秘的对应关系,因此许多梦都经得起验证。有人说,现实是阳面,梦境是阴面,彼此虽可互补,美梦却很难成真。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,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句算是给乐观派浇下了一桶冰水。苏东坡一生记录了许多梦,这些梦便是他的心理切片,喜怒哀乐爱恶欲,可谓无藏无掖,尽在其中。
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