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热炕头
2016-12-17 13:15:24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1次 评论:0

才刚入冬,天就一下子变了脸。几场冷雨,几丝残风,江南小镇已是烟水迷离,寒气袭人。紧缩着身子,冰冷的心绪追逐着故乡的流云,飞向了北方,飞到了母亲身旁,落在了母亲烧的热烘烘的热炕上。

在城市这么多年,早已背叛了家乡热炕熟悉的味道。每到冬季,背着冷板床,总希望这个冬天不会太冷,希望这个冬天早一点过去,让春天的暖阳融化我冰冷的身心。

对家乡热炕的钟爱,不单单是它能驱散严寒,给予人温暖,更是母爱的博大情怀寄予我一生的牵绊。记得孩提时代,每天清晨还在热烘烘的被窝里游走在香甜的梦乡,迷迷忽忽就听到母亲烧炕的声音,推燃料的推耙碰在炕洞里“咣当咣当”作响。就这样,一股股暖流,温暖了我的全身。

在老家农村,冬天地里是没有农活的。每到冬天,热炕是妇女们做针线活的工作台,三五个女人,盘腿而坐,缝缝补补,做布鞋,织毛衣,唠着嗑,唱东家,话西家,时而传来一炕的欢笑。而男人们则围着一罐茶,在苦茶里侃人生,谈收成。土炕更是孩子的摇篮,在这温暖的大炕上东蹦西跳,写字学习,吃饭睡觉。

冬天这热炕也是宴客厅,来了客人,首先让脱鞋坐到热炕上,然后一个小炕桌,端上熬罐罐茶的家当,一盘锅盔或油饼,纯真的亲情友情由此便有了进一步的升华。

在江南这么多年,一直以来很享受的是一个人坐在窗前,一本书,一杯菊茶,在清冷而生动的寂寞里,做着波澜不惊的一帘幽梦,盼望着转角的青石小巷里,浮现出一柄久违的油纸伞。而今在这清凉的流年里,想像的仍然是一本书,一杯茶,只是希望不再是一面窗,而是一面热烘烘的暖炕,还有母亲嘘寒问暖的唠叨。

如今只有在每逢过年回家,才能享受到久违的热炕带给我的温暖,外面冰天雪地,屋内热气缠绵,一家人围坐在热炕上,说着家长里短,说着来年的希望,一年的辛苦此时似蜜漫过心田。

每次回家,都是带着一身淋浴露或是香油的味道,而每次返回时,已被热炕熏得外焦里嫩,没有了半点香味,取而代之的是好似被烧焦的味道,那是家乡土炕的味道,是母爱的味道。还没等城市里人反应过来,这种温馨的味道被城市的一种什么风吹的烟消云散。

在城市里,我没有那一面热炕。时常怀抱热水袋,在空调间里呼吸着快要让人窒息的热气,任凭我怎样把前心暖的热热的,可后背总感觉是冰凉的。不管我怎样想方设法把后背也暖热,转身后背还是一样的冰凉,深入骨髓,再也缓不过来。陌上红尘,许多事就是这样琢磨不定,越是刻意去追求,越是无法得以实现,甚至于一不留神就侵入了骨髓,毋庸置疑地进入了你的生活。就像这冰冷的冬季,冰凉的后背,在每一个寒气袭人的岁月里,都在告诉我,人生有许多的不经意。

冬季里,有一面热炕固然是好,可我不可能一辈子享用母亲烧的热炕。人生的路上,需要自己寻找蕴藏的温暖,也许不经意间春天的暖阳已不再远,冰凉的身心也随之融化。冬天来了,春天还远吗?

(原创作者:风舞烟)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