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我的家乡
2016-12-17 13:15:26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1次 评论:0

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,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,仿佛雾里挥手的离别,离别后,乡愁是一颗没有年轮的树,永不老去。(席慕蓉)

——题记

坐在深秋的夜里,突然感觉到了寒冷;秋天的余热还没来得及消弭散尽,雨雪霏霏的寒意便接踵而来了。岁月,总在不经意间如流水般在指尖遗落,不太真实的摇曳着光阴匆匆。然而,于我而言:最亘古不变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片美丽的桔园;最难以割舍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缕轻柔的呼唤;最依恋渴盼的永远是家乡那一份淳朴的守望;最无法隐藏的永远是家乡那一盏孤灯的温暖;最魂牵梦萦的永远是家乡那一抹安宁的等待。

溶溶水涧,万籁俱静;月光下只有青碧的流水,婀娜的竹影,玲珑闪烁的星光和温暖的烛火;石凳上有一个老人在教一个小孩儿唱歌,一首“太阳出来了哟,喜洋洋哦哟喂”响遍了整片桔林,整个山丘。岩石在欢快的聆听,花草在寂静的享受,欢声笑语在山丘上久久回响;沉沉咀嚼,喋喋不休。

小的时候,最爱做这些事:在树叶上写上愿望,放在水里飘向无尽的远方;把心里的委屈和埋怨写在纸上,装在黑色玻璃瓶里埋在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,那时候亦是知道那是见不得阳光的碎语,只有表姐总是好奇肆意的把它们挖出来,对着世界敞亮;偶尔也在沙砾上写字,第二天竟然发现圣诞老人把它们都带走了。也曾小心翼翼的将死于非命的青蛙浅浅的埋葬,比较正式的立上一块墓碑,放上野花野果,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作揖敬礼,表示虔诚的祝福与祈祷。

不仅如此,我的家乡最具特色的该是那一片美丽丰硕的桔园了;每到春天,漫山遍野的白色素朵芬芳开遍,调皮的铺满整个美丽的山丘;太阳温和而又慈祥的照耀在大地上,缄默在阳光下行走、奔跑,好一阵绝世而独醉的疯狂。记忆特别清晰的还有桔子成熟的9~10月份,露珠在绿叶上含情脉脉的轻语着,放眼望去,一片硕果金黄,仿佛有数不完的小灯笼在微风中甜甜的欢笑,树跺儿也被压弯了腰。生于山丘,极小的时候便不再拘谨爬上树梢,摘桔子吃了;好大好甜好香好新鲜的味道啊,仿佛置身于天堂,品着蟠桃。采桔子的时候,爷爷会用大大的镰刀把桔子割掉,然后我跟在爷爷背后,边捡再边吃,快乐得像捡到了金灿灿的大元宝。哈哈哈。

过往,仿佛一阕清词,反复停留在指尖将回忆缓缓吟咏、静静播放;岁月是一首变幻的歌,岁月是一本泛黄的书,岁月是一条蜿蜒的河,岁月是一段崎岖的路。我的家乡,在岁月里,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耄耋老人,慢慢褪去了昔日的丰盈和繁茂。老树说:山村有故园,十年无人住。俟我再来时,一园黄叶树。不见旧时痕,梦断荒草路。抚门想半天,不知在何处。时至今日,爷爷奶奶已故去多年,爸爸妈妈亦在珠海永久定居,无人打理的桔园早已狼藉萧条,物是人非事事休,难回眸,只留一粟清泪染衣袖。

岁月多变,从昨天的青丝婉婉变成今天的白发苍苍,从昔日的丰盈繁茂变成今天的无人问津,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,眼看着我的家乡渐行渐远,不再挺拔和丰饶;岁月苍苍,沧海桑田都在弹指一瞬间,再美好的诗行终究斑白成殇,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,将曾经默默的写在纸上,记在心上;岁月漫漫,回望家乡淳朴的山水、素洁的守望,只留我暗自站在疏影琉璃的轩窗下,任泪珠匍匐滑落成行。

多么爱你,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;多么爱你,那块富饶美丽的土壤;多么爱你,那片丰硕清甜的金黄;我是多么爱你啊,我的家乡:是你哺育了我成长,是你教会了我欢笑,是你滋润了我的生命;连同我的温柔和善良。

我是多么的爱你啊,我的家乡!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