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穿越苍茫
2016-12-17 13:15:34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6次 评论:0

天空湛蓝如洗,像巨大的蓝色玻璃。云白如涛,如雪,如莲,如绢。皆嫩嫩的含了乳液,又把乳液沥出,蓬松开来。远山似画,由黛绿,翠绿,嫩绿,鹅黄这些色彩,一层层波浪般晕染开来。红艳湿润的地表,茂盛的绿色植物正热烈向上。上苍似乎格外厚爱这片天地,把人间极色都汇到了这里来,让人看了有把心呕出来给它唱赞歌的欲望。

可他没这种欲望,他只感到了烦热和焦躁。

这里是边境,中国和越南交界的地方,富饶而丰美。最近形势紧张,边境上的贸易有些凋敝。他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,车上是刚从互边贸易市场转运过来的三十吨越南带鱼。他要把这车带鱼,从祖国的南疆,运往祖国的北疆;从炎热的夏,穿过祖国母腹抵达凉爽的秋。可这些丝毫升不起他的自豪。

路上的车辆明显少了许多,不像往常争着抢着赶趟似的。他急急的赶路,天黑之前要跑出这段狭窄的山路。

山路两旁,一边是高山,一边是深涧,山涧那边是越南。天一黑,茂密的植被里就长满危险的尖刺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里面窜出几条黑影,在路上设置障碍。等你发现障碍而不得不停车清理时,几条黑影已蹿至跟前,把车上和身上的钱财洗劫一空,瞬间便像鬼魅一样消失在深涧幽暗里。到那时即使再哭天抢地或愤然不平,也只会听到嘲笑你的异国山风在空谷回荡了。所以一到晚上,没有几辆车搭帮结伴,熟悉此地情况的人是不敢单独在这条路上行驶的。

这条路,坡陡而长,弯急而多。不能太快,怕急弯处闪出一辆迎头车来。也不能太慢,慢了缺少冲劲儿,车子又很难爬上这陡峭的山坡。凭他怎么着急,也只能这么悠着,耗着。等上到了高速路上,天已完全黑了。

他心里盘算着九点之前在哪个服务区吃晚饭,过了这个时间点儿,就只有吃泡面的份了。想起泡面,喉咙里有种呕吐感。他尽力避开这些念头,去想些美味的食物。可那些合乎自己口味的食物似乎又都在自己的家乡,那个梦中思念却又回不去的地方。

服务区灯火通明。他把车停好,先绕车转了一圈,检查了一下轮胎,然后走进餐厅。他和同伴各要了三十元一份的自助餐。这些淡而无味的饭菜,只为填饱肚子好继续上路。至于偶尔吃到馊味、腐味实属正常,即是不馊不腐,也只能列入剩饭剩菜之列。

这个时间点的自助餐是毫无人性可言的。当然,如果提前来吃饭,又不急于赶时间,还是可以坐等服务员端来鲜味的饭菜的。或者在桌子上放一电磁炉,现做热腾腾的火锅。可这样的机会是几天才遇一次的。比起呆在车上吃些面包、火腿肠、乡巴佬、凤爪泡椒,这些在微信圈里早已疯传为垃圾食品的东西,这已算得上是善待自己的正常饮食了。

用过餐,像给自己充过了电,他再次踏上了征途。他在高速上狂奔,以鹰的犀利,拉飞一路的苍茫;以豹子的速度,穿越无边的黑暗。他要趁着别人用睡眠把道路清空的夜晚,去追赶时间。他把自己的精力消耗到了极限。终于,他困了,困得眼睛睁不动了。他要睡了,他必须得睡。坚持到停车区,换他的同伴来开车。他真得睡了。

睡梦中那根紧绷的弦也没松下来。车一停,他立刻醒了。堵车了。车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。夜色中,谁也不知前方堵了有多长的路。

车辆终于有序地缓缓而行了。他经过事故地点,这里是堵车的原因。两车相撞,一车蔬菜,成了一地烂菜。一车奶牛,死去的,无辜地躺在路边;受伤的,在地上抽搐。他不忍看,心猛的缩紧了,怜悯和隐忧一下子全涌上心头。

晨光熹微,天渐渐亮了。他甩甩头,漫漫前路,正等着他去征服。他必须重整心情,带上一颗勇敢的心,穿越一路苍茫,去迎接下一个征程。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