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渐渐远去的背影
2016-12-17 13:24:2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1次 评论:0

无论一个人的一生如何辉煌,终将要与寂寞为伴,而伴随辉煌乐章的注定是慢慢沉寂的忧伤。

周一。办公楼还没有恢复工作的紧张,在一个不变的节奏中,依然是正在开会或准备开会。我开始筹划一周的工作。继续工作,几乎没有念想,生活就是这样紧张平凡重复,一直忙忙碌碌,还不包括应酬聚会或休闲,这样持续不断,很少有断档。

忽然,有人敲门。我打开,令我十分惊讶:门口站着一个老者,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,弯着腰,左手拎着十多年前公司发的布袋,我仔细一看,不是已退休多年的老李吗?他曾是公司中层领导,因退休多年,我已印像淡薄。

我将他请进办公室,寒暄之后,问他有什么事?他没有回答我,而是仔细看了看办公室,又看看我,感慨道:“现在办公环境真不错”,又说:“你还是那样。现在厂里很忙吧?”。我给他介绍了公司近年发展的状况,又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他说,也就一点小事,不耽误你工作,听他长时间的表述后,我才明白他想了解房补之事。我告诉他找相关部门的谁,他看我不断接电话,多次谢谢后起身告辞,我送他到门口,并让他有空过来坐坐。看着他苟着腰缓缓离去,我又开始埋头工作。

没过几分钟,又有人敲门,我赶紧开门,一看,还是老李。我满脸疑惑:“您找过了?”他说,人老了,好忘事,忽然想起,再来麻烦你一下。我重新请他就坐。问什么事,他说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现在厂里到底怎么涨工资的呀,我的工资涨得对不对呀,门口老王一起退休,怎么工资比我高呢?”。我笑了。告诉他这事要咨询退管部门,退休金都是按国家政策走,不会有错。他哦了一声:“现在不在厂里了,对厂里的情况都不清楚了,打扰你了,对不起啊,我走了”。他起身告辞,我又送他到门口。再次埋头工作。

大约不到十分钟,又有人敲门,我去开门,一看还是老李。我说李老,是不是又想起什么事啦?他说,不打扰你吧,我坐几分钟就走。看着他几乎恳求的眼神,我立即将他请进办公室。

他说:“小王,真是不好意思。其实我来就是想看看,和你们聊聊天。我有房住,退休工资也够用了,人老了,这些东西意义已经不大。但一个人在家寂寞啊。老伴走得早,孩子在国外,我一个人,没事只能出来转转,活一天算一天呀!”。

我这才弄清他怪异的举动。我陪他聊了一会无关紧要的话儿,但工作之事不断压来,我只得跟他说:“李老,您没事经常出来转转,我们工作事也挺繁重,您把电话留下,有空我会经常给您打电话,把厂里的情况向您介绍介绍”。他欣喜异常,颤抖着在布袋里翻了半天,翻出一个破旧不堪的电话号码本递给我,让我把电话写在上面,又把他家的电话让我记下,这才又起身告辞。

我送他出门后,外出办事,回来正碰上隔壁办公室小倪,她拦住我说:“烦死了,这个老头子,坐下来就不想走,我们手上有若干工作要做,又不能撵他,好不容易才送走,没到你办公室吧”。

下班时,我在公司大马路上,又看到了老李,他正跟另一部门的领导在说话。那个领导几次推车欲走,几次又停下,看得出来,也是被老李粘上了。我吃完饭回来,远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景,走在小镇的街道上,阳光异常炽热,老李苟腰弓背,手上拎着那破旧又脏的布袋,一个人沿路边缓慢地走着。

看着他缓缓的背影,一阵无名的伤感和辛酸袭来。老李年轻时是厂里的姣姣者,能力强有魄力,转战厂里大部分单位,我进厂时听在他职工大会上发言,慷慨激昂,口若悬河,洋泮洒洒。想不到多年后如此情境。

我答应经常打电话给老李,但由于种种原因,我爽约了。他走后,也再没来过。大约过了一年,听说老李住院了,一问说是他有点精神失神,大小便失禁,除了几个老友外,几乎不认得其他人。单位不少人去看他,我也想去,但内心的惭愧最终让我失去勇气。

又过了几个月,老李走了,死在医院。我们去参加追悼会,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庞,我尤感无颜以对。老李被安葬在一片山坡上,山坡朝南,是一片异常开阔的地带,四周群山环抱,山水特好。我想老李兴许能找到一丝慰籍。

许久以后的一天夜里,我又梦见老李,看见他一个人孤寂地走在大街上。我发现不仅是老李,后面跟了一个长长的队,他们都不语,都默默地走着。再往前看,那些年轻身影,一个一个像烟雾散去,只有一排接一排的人,还在不断的往前走……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