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江南思韵
2016-12-17 13:24:34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4次 评论:0

飘渺的季节轮换,又延伸到盛夏七月似火的时光,用汗如雨下形容炎热的程度,被难耐的炎热拥抱和亲吻的滋味一点不过分,丝丝烦乱又有一些喜爱夏季阳光暖溢溢的温馨,两种心绪悄然而至。怎样稍有避开七月似火的蒸烤,只有清晨的晨曦里有一丝丝的凉快,虽然很短暂,然而很珍贵,抓紧晨曦这一刹那的光阴在林荫小路漫步,舒缓被热灼伤的心绪。

浓绿的林荫路两旁浓密的绿林遮盖着小路,庆幸有这些小路,难得小路是盛夏乘凉的天堂去处。黄连木,香樟树,迤逦小路两侧,把阳光挡在小路以外的世界,庆幸小路如此惬意,迈着悠闲散漫的步履向前方小路走去。

走着,走着,忽听一阵如同交响乐曲般的鸣唱,令我惊讶唏嘘,似火的七月竟然有这般响亮的,音调整齐大合唱,仔细倾听,这般赋有诗意的鸣唱,曲调慢慢的过度,由远及近由低到高音波飘渺,歌声悠长缠绵,回响荡懿。每次悠长的歌声过后,稍停顿,就会再次响起悠长清亮高亢略带嘶哑的歌声。歌声此起彼伏,这边树林歌声刚停,那片绿荫又响起。回音久久……是‘蝉’鸣,宋代朱熹诗赞:“高蝉多远韵,茂树有余音”,太形象了,这歌声会在似火的七月满载余音缭绕长久回响在整个城市的上空。

蝉鸣:“一首缠绵悱恻的诗”。诗的主角是‘蝉’,这支隐形的盛大的歌唱团是‘蝉’?缠卷在黄连木上的人间过客‘蝉’竟然这么喜爱激情似火的七月,喜欢热烈,选择了七月作为自己生存的最鼎盛时期。

蝉鸣,黄连木树上盛大的队伍‘蝉’是流彩纷呈的七月超级音波制造者。不可小觑这庞大的音波力量,犹如摧枯拉朽的凝聚力,为盛夏添上一抹回音飘漾,没有‘蝉’这位七月主角,时光会缺少旖旎多姿,或逊色或增加寂寞。‘蝉’炫彩了七月似火的激情。‘蝉’鸣,携手七月似火日子的燥热,盛夏变得这么可爱而不可怕,热烈,日月流光炫影,草木婆娑,鸟语呢喃,看花半开,淅沥沥的小雨洗净了心中的尘埃,欣欣然,完全被这稀有的风景而感染。

潜伏在地下四年之久的‘蝉’的生涯曲折而幽暗,最初感受短暂光明下的幼虫伸展开腰身,芊芊细细的身体努力钻入土中,感受漫长的地下黑暗,开始不见天日的生存,朦胧的睡意浓浓,待春暖花开,重新向上移动柔弱肢体,汲取植物根的美味,秋去冬来时,则又入深深土中,躲避寒冷。‘蝉’漫长的反复的5次蜕变,漫长的企盼,等待的是有一天冲破黑暗,摆脱泥土的束缚与捆绑,来到世上,重见光明,(仅仅两个月左右的重见光明),重见光明的那一日开始,逐渐成长成为漂亮的姑娘和小伙,穿上美丽的能与任何飞鸟比羽的双翼,小伙子们具备了完美的一副清亮歌喉,在似火的七月鸣唱,为一个夏天的精彩演绎着生命的靓丽……

此起彼伏的蝉鸣好像是穿透红尘的世外清音,如宁静的清风一样扑面而来,我心顿生怡然,怅然,无法释怀的对‘蝉’的爱怜与赞叹。倾听这穿透红尘的世外清音,仿佛即刻会忘掉尘世的喧嚣与嘈杂,忘掉一切的烦恼和不如意,身处陶渊明所描写的世外桃源一样,恍惚中不知今朝是何年。

再度刹那间秋风起时,‘蝉’将消失在瑟瑟秋风里,令人扼腕相叹‘蝉’死去的悲壮,此生的漫长(黑暗的漫长)与短暂(光明的短暂)。‘蝉’的鸣唱与悲壮的辞别告诉这个世界要,“勿忘我”,记住它们。蝉鸣是生命鼎盛时期精彩登场,即将来临的是离别前夕的伤感。

整个晨曦,凝神关注晨光里的事物,一些思绪倾注在七月似火日子里的热烈激情,一些思绪倾注在‘蝉’鸣。整个心情融汇在南国美丽的晨光风情,江南韵律之中。

天空,明日清风,七月似火日子的燥热,蝉鸣,黄连木树,香樟树,周围环抱着绿色草坪,草坪一直延伸到琳琳节比的高楼附近,由地面到高空,距离忽远忽近,天地之间容纳万千流光十色,这一切烘托着晨曦中的美好。

美好,美好,七月激情,蝉鸣的精彩是它们的美好,生命在演绎延续的美好,生命生存价值和作为的美好。

不断驰骋的思想,飞翔的思想,狂奔的思想不安分的追逐着未来。与南国风情,江南韵律相融合成为我们生命不可缺少的乐章,昳丽风韵的南国里,‘蝉’:“在火热的七月里咏唱出最美的旋律,用时光提炼出卓越的答卷”。喜悦:“七月似火日子的激情热烈、火辣、执着、坦城的本性,万物因你甘露的调和而快乐成长”。

喜悦:“走进生机盎然的七月,走进七月滚烫的情诗里,倾听黄连木深处抑扬顿挫的‘蝉’鸣”。

今朝,江南思韵,何夕,秋风起,下一个轮回即将来临。

(原创作者:恉誉)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