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头衔
2016-12-15 22:13:25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4次 评论:0

  作为一个统治者。弗朗茨·约瑟夫在历史上既没有多大的名气,也没有多大的作为,如果说今天还有人知道他,那多半是得益于电影《茜茜公主》,因为他就是茜茜公主的丈夫。然而在他的时代,弗朗茨绝对是一个能够遮天蔽日的人,他出生在欧洲历史上地位最高贵、历史最古老的哈布斯堡家族。在他年仅18岁时,通过继承和承袭,便已然成为奥地利皇帝、匈牙利国王,最终,他成了欧洲最广阔领土的主人。在他去世前几年,他就密嘱他最亲信的属下,开始筹划他的葬礼,一定要办一个最奢华、最尊贵的皇家葬礼,以和他生前的荣耀相映衬。
  1916年,弗朗茨离世。一场筹备已久的超级皇家葬礼开始了。几乎所有的达官贵人,社会名流都身着黑、黄两种皇家专属颜色的葬服,排成绵延10里的长队。护送着弗朗茨的灵柩,皇家军乐队演奏着哀伤、凝重的挽歌,通红的火把照亮了半个维也纳城。按照皇家惯例,在进入哈布斯堡墓穴之前,必先经过嘉布遣会修道院。修道院的高大铁门紧闭着,今天,值守铁门的是修道院的红衣主教。
  “请开门!”葬礼主持大臣依惯例叫门道。
  “是谁路经这里前去哈布斯堡?”红衣主教问道。
  “这里是至高无上、无比尊严的弗朗茨·约瑟夫一世陛下,他是尊贵的奥地利皇帝、匈牙利国王、威尼斯国王、波西米亚国王、加里西亚国王、克罗地亚国王、斯洛文尼亚国王……托斯卡纳大公、克拉科夫大公、洛林公爵、萨尔茨堡公爵、布克维纳公爵……尼伯龙根大侯爵、摩拉维亚伯爵……”主持大臣连篇累牍、滔滔不绝地宣读着弗朗茨的37个头衔,这些头衔中的任何一个,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个,在一般人眼里,都是那么显赫,尊贵。
  “我们不认识他。”红衣主教回答道:“是谁要去哈布斯堡?”
  主持大臣只得再宣读一次,这次,他尽可能使用缩略语。并省去了一些夸耀的词汇。
  “我们不认识他。”红衣主教依旧回答道:“是谁要去哈布斯堡?”
  这一次。主持大臣急得脸上都要冒汗了,他索性省去了所有的头衔,只是简单地说道:“这里是弗朗茨·约瑟夫,我们的兄弟。四个孩子的仁慈父亲。”
  这时,铁门打开了,葬礼队伍被放了进来。
  红尘之外,任何的荣华富贵都微不足道,只需一颗普普通通的仁慈之心足堪标识一个人的人性。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