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故事
散文
诗歌
我要投稿

雪的反面

确信,雪曾与冬有过约定。因为,只有雪,才能聚出冬的魂魄——纯净的,素洁的,一如世界的最初,像极了新生儿清澈的目光。常常感叹,冬的最深处,藏着的竟是雪,清冷却又带着灵性的雪,那才是冬的真实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50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冬天,期待春暖花开

用无数个寒冬,期待一场春暖花开。在同一个地方,不同的时间,守望不曾凋零的花,守望不曾远去的梦。偶然,必然,永远。谁的眼泪在大唐的歌舞里飞?谁的面容在寂寞的霓虹灯里憔悴?谁的身影在南国的风雨里颓废?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75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蓄发的那些日子里……

本来,是想写篇小说的,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没了写作的冲动,静静地坐在电脑前面,两眼盯着空空如也的文档,脑子里也是一片不知道如何下笔的迷惘与空白。这些个呼之欲出的小说人物,以及与这人物相关的所有情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9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思念的声音

思念是水,汹涌澎湃,岸堤不能阻隔,直闯大海,潺潺汇合着生命的节拍。思念是风,寒风刺骨,拂面拉扯衣襟,寒冷吞噬着肌肤,呼哧之声溢满耳朵,想念便成为可能,记忆涌泉而出。在落叶缤纷的巷道上,彳亍徘徊,任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55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梦在草原

生活中美好的憧憬,往往也会相切一段美好的梦境。我睡在一片绿茵上,美丽的蒲公英仙子送我一个令人陶醉的童话般的梦境———蹄声阵阵,尘烟滚滚,那骑着黑骏马,穿着蒙古袍,英姿潇洒的阿哥,率领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4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宁都民间的杖头木偶戏

最近,在宁都民间发现了杖头木偶戏。杖头木偶戏的发现是在赖村镇的东塘村,据说是在明末清初年间传入的,止今已有400多年历史。是一位叫黄世权的人从福建上杭学艺回来,从此开始在赖村东塘村表演,由此盛行,并流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57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一切都在前方……

斜倚年的门槛,不忍回望。绝不是对往事的遗忘或背叛,而是怕身后的影子被伤感掩没。时光漫延。新年的太阳,光芒也格外耀眼,视线内,一只鸟儿飞翔,时而俯冲的模样,极像寻找一个温暖的栖息点。无论人或生灵,生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6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千百个梦

毎一次相聚,都有着难忘的记忆。无论岁月怎样匆匆流失,这记忆依然是那样新颖。在生命的长河里,流过多少悲伤与欢笑,之所以坚忍地、勇敢地望着前方,是因为前方的路有缤纷的色彩在唤起心灵的憧憬,招引着去做百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5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旧照片中的往日情怀

时间伴着风吹过,我的人生就这样静静地踱着步子慢慢前进。波澜不惊的生活里,总能有些时候让自己禁不住去回首往日的时光。于是翻开自己的旧照片,而那些和旧照片相关的往事也就点点泛上心头,挥之不去。在这样一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8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站在二十一层

告别了一天的喧嚣,卸下那佯装的笑容,站在二十一层,静静地想你。冷风拂面,吹起飘然的秀发拍打着衣衫。水泥钢筋铸成的城市,街市炫目多彩的华灯,凡事的纷音噪扰,缩成独有的线条,浮沉于足下。举头望月,皎洁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7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爱在天涯

曾经,我是一个喜欢书写自己情绪的人,那是在学生年代。我还清晰的记得,那本叫“肯定自我”的日记本,是我在商店里精挑细选出的,符合当时自己心境的本本。之后,密密麻麻的记录着自己生活心情的文字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9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飘雪

飘落的过程是失踪的过程,这就是天堂里的雪吗?喜欢雪的人却与雪擦肩而过,这也许就是宿命。雪的状态以蒸发的形式摧冷我,白色的画面用黑夜作背景,于是我活在黑与白的两极。渴望有一场覆盖,降临在我悄然而至的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38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眷恋文字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文字有了一种莫名的眷恋。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从眷恋转到痴迷。这一切都似乎是在不觉间完成,甚至于让自己还来不及回味,就已经到了不弃不离的境地。我常常问自己:离开了文字,我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56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一棵树

一个男孩一生下来,一棵树就爱上了他。男孩常来和树玩耍,他用树叶编织头冠,在树枝之间荡秋千,或是采摘树上的果子吃。玩累了,他就在树荫下休息。他很高兴,树也很高兴。但是,随着孩子渐渐长大,他不怎么来找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7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今夜无风

今夜无风,但清冷彻骨。和一姐们从咖啡馆走出来,疏疏朗朗的心情裹在厚厚的棉衣里,悠闲地数着回家的脚步。好久没见,心灵依旧相同,扯不完的陈年旧事,忆不完的激扬青春,更是那段难忘的青涩年华。觉得她还是那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54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狗尾巴花也灿烂

世人总爱将女人比作花,玫瑰啊,紫薇啊,桃花、梨花啊,可有时很奇怪,自己也是一个女人啊,却为什么从来就没有花的自豪和花的感觉呢?是没有花的潜质?还是没有花的风韵?大约是极其平凡又极无自信之故吧。对此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3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我家的腊八节

今天手机上有一条腊八节的信息,才知道今天是腊八。过腊八节,那是小时候的事。自中学出外求学毕业后,又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废都工作至今,就再也没有过过腊八节喝过腊八粥。印象中的我家的腊八节是这样的:早晨,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37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冬日的树

这个冬天,一直是晴朗的,阳光总是那样没有任何遮碍的照下来,天空明净而高远。如果你留心路边一棵棵落光了叶子的树,它光秃秃的黑色枝桠,直伸向天空。这时蔚蓝如海面的天空做底板,枝桠如同精心描上去,看上去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5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

一只夜莺,轻轻掠过静谧的夜空,那身影,简捷而朦胧,那啼鸣,简洁而轻灵。虽然简捷而朦胧,简洁而轻灵,却穿透了人与兽、生与死、枝与根、刀与柄、真与假、流泉与止水、脚趾与手指、有涯与无涯、光明与黑暗、酣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2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

无声的爱

我是在火车站候车室遇到这对夫妻的,他们的周围放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是外出打工,或是探亲,不得而知。俩人好像在商量着重大的事情,不停地交谈着,他们不是用嘴而是用手势。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都能让..

时间:2016-12-17 点击:42 评论:0 查阅全文...